首頁>評論

巴西專家:美國把新冠疫情司法化毫無根據

2020-05-29 10:27:00 【關閉】 【打印】

  近期,在總統特朗普好戰言論的推動下,美國以法律為武器展開了新一輪的反華攻勢。特朗普不僅將新冠肺炎稱為“中國病毒”,還指責中國應為疫情負責。他罔顧美國本土華裔人數僅次于墨西哥裔群體的事實,不惜一切代價煽動國民的反華情緒。預料之內的是,“美國優先”理念在某些問題上,會表現為具有單邊主義偏見的保護主義對外政策。但出乎預料的是,這種理念在付諸實踐時完全不顧及外交和國際法的底線。由此導致的最終結果就是,美國會推動世界邁向國際體系“無限制格斗”的時代。如果缺乏基于尊重規則的穩定,國際體系則變得不再牢固,甚至趨向戰爭。

   截至北京時間5月28日9時,美國確診病例接近170萬例,死亡超10萬。(制圖:新華社) 

  當前,唯一一場需要全世界戰斗并取得勝利的戰爭就是抗擊新冠肺炎。如果這場戰爭由美國主導,那么抗擊疫情將完全讓位于政治利益游戲。隨著疫情對美國經濟的沖擊越來越影響到特朗普的連任計劃,他對中國的語言攻勢也愈演愈烈。前不久,特朗普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聲稱,新冠病毒源自武漢實驗室。通過指責中國與回避任何有關病毒源頭的嚴肅討論等行為,特朗普在將這個全球衛生問題政治化,同時也在推卸其政府因控制疫情不利而導致感染與死亡人數不斷上升以及國家經濟形勢惡化等責任。美國在疫情問題上重蹈覆轍,并非因為缺少應對方案。實際上,喬治·布什政府早在2006年就出臺《國家流感戰略(National Strategy for Pandemic Influenza)》,奧巴馬政府在2016年又頒布了《早期應對高危傳染病威脅和生物事件行動手冊(Playbook for early response to high consequence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 threats and biological incidents)》。

  一些美國律師正在努力尋求為特朗普的攻勢提供法律支撐,企圖讓中國為這場全球性大流行病造成的經濟損失承擔法律責任。3月12日,4名美國民眾聯合博卡拉頓的一家棒球訓練中心在佛羅里達州發起了一項針對向中國、湖北省和武漢市的全國性集體訴訟。在起訴書中,原告聲稱中國“知道新冠肺炎疫情危險且可能導致全球大流行”,還“為了自身經濟利益掩蓋疫情”。原告支持特朗普關于新冠病毒是從武漢生物研究實驗室泄露出去的論調。隨后,美國的得克薩斯州、內華達州、加利福尼亞州和密蘇里州也發生了類似的訴訟行動。

  但是,這些訴訟極有可能因為國家管轄豁免(主權豁免)而不被受理。該豁免源自一項習慣國際法規則,即“平等者之間無管轄權(par in parem non habet judicium)”,意思是非經一國同意,該國不受任何其他國家司法管轄。因此,未經中國同意而要求中國接受美國司法管轄,本身就打破了支配國際關系的主權平等原則。

  國家管轄豁免也存在少數例外,但即便是這些例外也無法在新冠肺炎問題上追責中國。在美國的法律中,1976年通過的《主權豁免法》(Foreign Sovereign Immunities Act(FSIA))規定了他國在以下情況下不享有絕對豁免:1)“在美國境內商業活動并造成直接影響”(第1605條第1款第2項);2)境內侵權(territorial tort)(第1605條第1款第5項)。就前者而言,上述集體訴訟無法明確中國政府在美國參與了哪些商業活動,以及這些活動與美國疫情存在哪些關聯。而后者指的是,他國因在美國境內發生某些行為,從而對美國造成人員傷亡或者財產損害。新冠肺炎在美國造成人員死亡的責任應該由中國承擔嗎?或由第一個把病毒帶入美國境內的外國人所屬國家承擔?還是由明知疫情暴發卻依然不采取預防措施的美國政府承擔呢?即便美國法官有權受理訴訟并對中國進行判決,其判決也無法得到執行,因為有關國家管轄豁免例外的規定無法適用于執行措施。美國法官的判決也許會對中國形象造成負面影響,但更多的是影響中美雙邊關系。

  ▲ 3月13日,特朗普在白宮宣布“國家緊急狀態”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圖/中國新聞圖片網 

  上述訴訟還聲稱,在美國境外從事活動的中國沒有履行國際義務。但是,美國《主權豁免法》無法為相關訴訟提供管轄權,甚至國際法也無法解決這一問題。根據《主權豁免法》,如果要追究中國的國際法律責任,就必須存在對美國造成損害的違法行為。僅僅以經濟損失為由進行起訴并追責中國是不夠充分的。除此之外,還必須證明中國存在違法行為。假設中國未能履行其對世界衛生組織的義務,則可以將此行為視為違反國際規則。在這一假設的前提下,法律沖突則需要由國際法庭來裁決。但是,沒有哪個國際法庭能夠對此法律沖突進行裁決,即便其具有管轄權。海牙國際法庭只能受理和裁決認可其管轄權的國家,然而美國和中國都不在此列。

  美國律師企圖通過以起訴中國尋求賠償的途徑達到他們預期的經濟補償效果。相反,這些訴訟會讓美國在中國境內面臨著同樣的法律風險。近期,中國境內發生了一起針對美國的法律訴訟,表示特朗普的“中國病毒”言論侵害了中國的名譽權,并助長了針對亞裔的排外情緒和種族歧視,要求美國就此作出賠償。

  在意識到針對中國的訴訟無法被美國法院受理后,美國共和黨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提出修改法律來讓訴訟得以受理。另外兩位共和黨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和瑪莎·麥克薩利(Martha McSally)也提出修改法律對主權豁免例外作出規定。很明顯,這些提案就是以中國為目標的,如果通過,將會對外交關系造成災難性的后果。這會加劇國家間的司法以及立法的戰爭。

  如果非要說中國在新冠肺炎問題上存在疏忽,那同樣也可以說,世界上所有政府都難辭其咎。即便病毒具有致命性的證據擺在面前,一些政府仍然拒絕采取必要的保護措施來阻止病毒在本國傳播,特朗普政府就是其中之一。相反,中國一直在努力與100多個國家開展合作,幫助他們抗擊病毒。中國這樣做并非因為法律義務,而是出于道德與團結的考慮。從國際關系層面看,使用法律作為戰爭武器不僅違反道德,甚至從本質上講,就近乎是違法行為。

     
高文勇(Evandro Menezes de Carvalho) 瓦加斯基金法學院國際法教授,巴西-中國研究中心主任
分享到:
下一篇 責任編輯:

微信關注 今日中國

微信號

1234566789

微博關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國雜志版權所有 | 京ICP備:0600000號

新疆35选7|网 乐乐安徽麻将老版本 血战到底麻将ios版 安徽高频十一选五 在线股票杠杠 小数定双码是什么生肖 网赚项目0投资赚钱 股票指数平台 大乐透准确率100的公式 股票投资的优缺点 五分彩骗局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