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熱點專題>熱烈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特別報道

破冰:七十載外交風云的重要瞬間

2019-10-05 16:28:00 來源:今日中國 作者:本刊特約評論員 張旭東 【關閉】 【打印】

  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回望歷史,中國的大國外交走過了一段極為不平凡的歷程:新中國誕生在美蘇兩大陣營拉開冷戰大幕的艱難國際環境中,遭遇西方敵視和封鎖的新中國為爭取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進行了長達20余年的斗爭,并歷時30年的努力才使中美關系的堅冰消融。在20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國際局勢發生劇變的歲月里,中國不畏西方國家又一輪的封鎖及制裁施壓,沉著冷靜地應對層出不窮的風浪挑戰,最終打開局面,并融入了以世界貿易組織為代表的世界經濟與金融體系,為中國在新世紀的飛速發展奠定了基礎。 

  進入21世紀以來,無論是攜手應對全球金融危機,還是共同參與氣候變化的全球治理,中國都作為負責任的大國贏得了國際社會的高度贊賞。當前,面對著貿易霸凌主義對全球貿易體系的巨大沖擊,面對單邊主義對多邊合作和全球治理議程的強烈破壞,新一輪的外交挑戰又擺在了中國面前,考驗著中國的戰略定力和應對能力,也考驗著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在全球事務中具有重要影響力的大國的成色。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span>70年來,中國經歷了數不清的大風大浪,在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今天,中國外交只要堅定維護國際秩序與規則,謀求合理合法的正當國家利益,持續推動多邊合作與全球治理,捍衛國際公平正義,堅持以維護世界和平、促進人類共同發展為宗旨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堅持以共商共建共享為原則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堅持以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為基礎走和平發展道路,就一定會得到絕大多數國家的支持,就會在外交戰線中贏得主動,并最終說服那些依然迷信零和思維的頑固勢力回到合作共贏、攜手應對全人類共同挑戰的道路上來。 

  打破封鎖 聯合國初識中國外交風采 

  許多中國人都銘記著197110月中國正式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的動人瞬間,然而對第一支登上聯合國講壇的新中國代表團卻知之甚少。在新中國成立之初,美國政府繼續支持國民黨當局,對新中國不予外交承認,并威脅和迫使其他西方國家用孤立和封鎖的手段擠壓新中國的生存空間,同時支持臺灣當局繼續非法霸占中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新生的中國,在成立伊始就面臨著爭取國際社會外交承認和奪回聯合國代表權的艱巨斗爭。 

  其實早在1950年,新中國的代表團就登上了位于美國紐約的聯合國講壇,向全世界表達中國的外交政策與立場。1950929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決議,同意中國政府派出代表團出席聯合國大會和安理會,參加“美國侵略臺灣案”的討論。這一決定于102日由聯合國秘書長賴伊正式通知中國。事實上,19501月,中國政府已任命張聞天為中國出席聯合國大會和安理會的首席代表,要求將蔣介石集團的代表立即從聯合國及其附屬各機構中驅逐出去,但在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阻撓下,中國代表一直未能赴任。 

  在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對新中國還缺乏了解、尚未與中國建立外交關系的情況下,首次派團到聯合國大會的舞臺上發表見解,對中國爭取奪回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擴大在世界上的影響,贏得國際社會的認同和支持,具有重大意義。經過慎重考慮,中央決定派出以武修權為團長的9人代表團出席聯大相關會議。由于當時美國尚未與新中國建交,而聯合國總部位于美國紐約,出席聯大會議必須辦理美國簽證,于是美國對中國代表與會進行了百般阻撓,盡可能避免造成對新中國給予外交承認的嫌疑。然而,在蘇聯等社會主義陣營友好國家的大力支持下,中國代表團最終沖破重重阻力,19501111日離京啟程,最終于當地時間1124日抵達美國紐約。 

  在聯大會議期間,擔任美國代表的是美國國務院特別顧問、后出任國務卿的著名反華人物杜勒斯。他對新中國的代表采取了非常敵視的態度,操縱安理會的議程,為我方代表與會制造了各式各樣的障礙,但我方代表據理力爭,特別是在1128日的安理會會議上發表了長篇演講,非常全面透徹地介紹了中國的外交政策,指責美國干涉中國內政、入侵臺灣的惡劣行徑,在國際上產生了強烈反響。 

  經過在美國26天的聯合國之旅,新中國向聯合國派出的第一個代表團利用各種場合充分闡釋了中國立場,向全世界傳遞了中國人民的聲音,打開了新中國正式參與聯合國活動的大門。經過持續不懈的努力,最終在亞非拉等第三世界國家的鼎力支持下,中國于1971年恢復了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中美關系也實現了歷史性的轉圜,并最終于1979年正式建立了外交關系。撫今追昔,這段由斗爭拉開帷幕的交往史也給了人們很多啟迪,其中重要的一點在于,只要堅持不懈地朝著正確的方向努力,歷史的堅冰終將被打破,而中國外交恰恰具有頑強不屈、百煉成鋼的品格! 

  力挽狂瀾 戰略引領促中美關系重回正軌 

  20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國際局勢發生了深刻變化。蘇東劇變、冷戰結束,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宣稱取得了意識形態與政治制度競爭的重大勝利,有西方學者甚至提出了西方民主制度作為人類最高級制度形態的論調,發出“人類歷史終結”之問。在那個階段,美國等西方國家對中國施加了巨大的壓力,制裁與封鎖如黑云壓境一般試圖陷中國于窒息,中國外交再度面臨著如何抗住重壓、打破封鎖、改變被動局面的歷史性考驗。 

  當時,西方國家主要參考美國的態度來制定對華政策,因此如何處理好與美國的關系對于中國外交而言具有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意義。盡管老布什總統盡力挽回不斷下滑的中美關系,甚至希望直接同中國領導人鄧小平通電話,但兩國尚未建立直接的領導人通話機制。于是,老布什多次通過寫信的方式向中國領導人表達維護來之不易的中美關系的愿望,在信中他還使用漢語拼音強調自己是中國人的“老朋友”。中美雙方的決策者都意識到,既有的溝通機制無法滿足需要,雙方必須啟動新的秘密外交渠道。 

  如同中美關系正?;^程中的“基辛格秘密訪華”一樣,老布什總統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思考克羅夫特將軍與副國務卿伊格爾伯格肩負著重要使命,于1989630日啟程前往北京,開啟了在中國20個小時的秘密訪問,整個過程美國駐華使館的所有工作人員無一人知曉。此訪是在中美關系處于危難時刻的一次非常關鍵的溝通,表明兩國領導人始終在努力制止中美關系的進一步下滑。 

  198977日,老布什總統批準對華4架波音噴氣式飛機的出口解禁,這筆價值1.4億美元的交易被放行標志著美國對華制裁開始松動。隨后,中國外長與美國國務卿利用多邊場合進行了多次會晤,10月美國前國務卿黑格、前總統尼克松和前國務卿基辛格先后訪問了北京。在保持兩國溝通渠道暢通的同時,老布什總統還頂住了國會的巨大壓力,否決了一系列旨在強化對華制裁與施壓的法案,避免給兩國關系帶來進一步的沖擊。 

  尼克松和基辛格從中國訪問回來后給白宮帶來了一則明確的信息:中國方面準備就兩國關系中的某些問題達成諒解。老布什總統決定派思考克羅夫特和伊格爾伯格于129-10日對中國進行公開訪問。鄧小平對思考克羅夫特表示:“中美兩國之間盡管有些糾葛,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和分歧,但歸根到底中美關系是要好起來才行。這是世界和平和穩定的需要。盡快解決6月以來中美之間發生的這些問題,使中美關系得到新的發展,取得新的前進,這是我們共同的愿望?!痹跁劦淖詈?,鄧小平請思考克羅夫特向老布什轉達口信:“在東方的中國有一位退休老人,關心著中美關系的改善和發展?!?span>1211日,老布什總統公開表示:“我不想孤立中國人民,我不想傷害中國人民。我們現在有一些制裁……但我不想看到中國處于被徹底孤立的狀況。我不想采取任何傷害中國人民的進一步措施?!?/span> 

  至此,兩國領導人在戰略層面的引領,使中美關系克服了重重困難,開始回暖。此后雙方都釋放了一系列的善意,例如,19902月至5月,美國支持世界銀行向中國提供了4筆共計4.4億美元的貸款,中國宣布部分重啟富布賴特教育交流計劃,還重新接受了美國和平隊隊員。 

  199011月下旬,出席聯合國安理會部長級會議的中國外長錢琪琛對美國進行了為期兩天的正式訪問,并于30日下午在白宮與老布什總統舉行了會談。老布什表示,他重視美中關系,希望兩國關系逐步改善,直至恢復最高級領導人的互訪。錢琪琛外長此次訪美,實際上打破了19896月以來美國終止與中國高層互訪的制裁,具有重要的意義。 

  歷史節點 偉大復興不畏艱巨挑戰 

  2008年爆發的國際金融危機,及其隨后引發的國際政治經濟格局變動,對隨后十年的世界局勢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中國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并且引領新興經濟體成為全球增長的主要動力,在促進全球貿易、推動全球化深入發展方面,扮演者領軍者的角色。西方發達國家逐漸意識到如何與一個日益發展壯大的中國打交道,如何維系并完善日益無法滿足現實需要的國際秩序和治理機制,如何確保大國之間穩定的建設性關系,成為擺在全世界面前的歷史性難題。 

  近年來,貿易霸凌主義和單邊主義已經成為“美國優先”理念下美國對華政策的兩大動力源,對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建設持續帶來負面影響。然而正如習近平主席20174月與特朗普總統舉行會談時所講的:“中美兩國關系好,不僅對兩國和兩國人民有利,對世界也有利。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系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系搞壞?!?/span> 

  事實證明,中美合作可以共同應對全球經濟危機,推進氣候變化治理,防止核武器擴散,維護世界和平與繁榮;中美惡斗則引發全球恐慌,全球治理停滯,地區熱點問題和安全矛盾有加劇惡化的可能,世界的發展前景愈發黯淡?!昂蟿t兩利、斗則俱傷”,既是中美建交40周年來的寶貴經驗,更是中國在民族偉大復興過程中,應對新的重大挑戰時應堅持的外交方針。 

  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不僅為共建國家的發展繁榮帶來機遇,更成為全球經濟邁上更高臺階的動力源。中國提出構建新型國際關系,已被聯合國認可而寫入正式文件,中國的扶貧事業也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贊譽而在許多國家被借鑒??梢哉f,中國外交始終在為國際和平與世界繁榮“做加法”,始終在正確道路上團結國際社會中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哪怕某些國家對中國有所誤解,被所謂的“中國威脅論”迷惑,中國也有毅力和耐心融化與這些國家關系中的堅冰,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設。 

  撫今追昔,70年的中國外交遇到了許多艱難險阻,更面臨過眾多危急時刻。然而,縱然泰山壓頂,只要我們保持戰略定力,錨定正確的奮斗方向,團結國際上一切愛好和平的力量,共同致力于維護國際秩序與規則,維護全球安全與穩定,維護自由貿易與繁榮,與包括美國在內的主要大國從戰略的高度看待雙邊關系的發展前景,通過合作夯實共同利益的基礎,就一定可以披荊斬棘、乘風破浪! 

分享到:
下一篇 責任編輯:

微信關注 今日中國

微信號

1234566789

微博關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國雜志版權所有 | 京ICP備:0600000號

新疆35选7|网 11选5任选五最聪明的玩法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预测 香港彩现场开奖直播 天津11选五走势分布图 期货配资诈骗 四川金7乐开奖查询 福彩3d牛彩图迷汇总 今天特马免费资料图片 河南22选5好运3中三个 000536股票行情